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端午节离我们有多远?我说是一个季节,你说是一段爱情

2020-06-28 00:34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编辑 / 欢欣 龙舟划出历史的烟云,箬粽染上诗歌的味道。我问朝霞:今天是什么日子?朝霞答我以九歌;我问旭日:今天是什么日子,旭日回我以天问。站在长江边遥望汩罗,离骚一页页飘散,广阔着屈大夫的怀抱。上善若水,那一腔情怀如水,奔腾了中国江河。我不知

编辑 / 欢欣

龙舟划出历史的烟云,箬粽染上诗歌的味道。我问朝霞:今天是什么日子?朝霞答我以九歌;我问旭日:今天是什么日子,旭日回我以天问。站在长江边遥望汩罗,离骚一页页飘散,广阔着屈大夫的怀抱。上善若水,那一腔情怀如水,奔腾了中国江河。我不知道,掀开五月初五的日历,还有多少人理解先祖的初衷?

我被一阵青草的味道缠住脚,不由自主地席地而坐,任由这种味道牵引,回到故乡,回到童年。记忆里,青草的味道总是和春天和牛背混合在一起,让生命勃动不已。在这样的美好的日子里,弥漫在田野和老宅的则是炊烟和母亲的味道,这样的味道总是夹杂着幻想和食欲。

喜欢一个人,或许没有理由,但喜欢一个地方,则一定有原因。可能因为风物人情的吸引,可能因为某段不能忘怀的经历,你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这种喜欢很感性,也很浅层次,或许并不能持久。恒久的喜欢,大多出于理性,一定有生命中的某种东西与之契合,日子愈长,愈血肉相连,这种喜欢叫文化,深入骨髓。

喜欢或讨厌一个人一件事,其实与那人那事的关系并不大,决定因素在我们的内心。我们对外界的判断,会因为个人情绪的变化而变化。一时,我们心生欢喜,看什么都顺眼;一时,我们心生厌恶,对什么都厌烦。所以,一个人可以有自己的取舍,但不要太在乎他人的藏否。被喜欢或讨厌,都不是你得意失落的理由。

一位书画家说,在我的艺术世界里,书法是豪情奔放的钢琴曲,绘画是流出肺腑的大诗歌,我就靠它们活着,缺了哪一个我的灵魂都会感觉残缺。这样的钢琴曲和大诗歌其实是一体的,它们共同成就了我的艺术pt,正因为它们的相伴,我才有艺术上登峰造极的底气。

书画,还有诗歌音乐原本就是一棵艺术之树上开出的姐妹花。书到功夫便是画,画到境界便是书,无论是书是画,堪称绝品的都是诗歌和音乐的天籁。

女神的凌波微步,幻成江南不二的荷园。暗香弥漫,清远脱尘,仿如轻纱般的飘逸,迷醉了多少芳心,温馨了多少怀抱。那只游走在古琴上的素手,那颗附着在胡弦里的灵魂,将古典的浪漫契入诗书。是一种和悦,不是荷;是一缕禅香,与芙蓉无关;是南歌子的音符,哪是画?

偶一抬头,竟撞上了一队飞翔的精灵,清溪的夜晚骤然生动。那些看似无动于衷的星星,都暗生了情愫。我在时光中滑向年轮的深处,能够拨出的,唯有孤独的琴弦。孤独而不寂寞,那颗被岁月吹老的心,沉静而安详。或许高度不同,毕竟我也飞过,生命的过程或许有别,但结局相同。

端午节的日子已过,诗人的情怀却可永恒。就让我在今天祝福天下诗人!谁说这是一个没有诗歌的年代?《诗经》不死,诗歌长存,一如早晨不灭,旭日常在。诗歌可以是分行的文字,可以是跳荡的旋律,也可以是微语禅思, 所谓诗人,不在其文字躯壳,而在其独立精神。真正的诗歌乃般若智慧,真正的诗人就是你我。

一片荷叶到一枝枯荷的距离有多远?我说是一个季节,你说是一段爱情,佛说是一次转身。晚安,有爱和失爱的人们,有情和无情的众生。

池州日报副刊编辑

Power by DedeCms